丁大丁大丁大丁大

《洗澡》

突然想起来,其实在我小时候,我就已经见过张起灵了。

那是一个夏天,我从学校回家,但是天很热。

出了校门,我就就想叫个黄包车。正好看到前不远就有。

是个年轻人。

我走到他面前,说了我家地址。

他看了我一眼,点了点头。

他说:“十五块钱。”
我说:“十块。”
他又说:“十三块钱。”

我想要再争,这个时候,知了忽然鸣了起来,马路对面原来有一株树,树影团团的,我懒得争了,上了他自行车后座。
然后,我们就上路了。

 路上,我看天那么热,就问他:“你家有浴缸吗?”
他说:“恩。”
我接着问:“你家的浴缸是大还是小?”
他说:“很小。”
“怎样小?”
“坐在里面要蜷着腿。”
我来劲了:“...

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说真的,其实是非常不愿意过这个生日的。按照我以往的经验来看,我生日这天通常不太平。

刚刚胖子打了一个电话给我,神神秘秘道他最近特地搞了个宝贝来给我祝寿。

挂了电话我就琢磨,以往胖子要送我点什么是不打电话的,直接往楼下一扔。
现在他居然会打电话。
那宝贝绝对不一般。

胖子终于来了。
还拖着个半人高的木箱子。

我问他里面是什么,既然是生日礼物,就快点拆开来给我看看。

他喘着气挥了挥手。
然后一边指着那还写着申通快递的箱子,一边凑到我耳边低声道:

“小哥有了自己的像。”

意大利
夏天
香果,桃子,杏,石榴
汁液
少年,青年
维纳斯
暗涌
阳光,绿树,蓝天,河流
单车,石街,过路人
呢喃,亲吻,抚摸
热烈,灿烂,洒脱
试探,退缩,隐忍
希腊,罗马,骑士与公主
舞池,游泳,交缠的肢体
一天,一周,流逝的时间

我爱你,可那只是我一人的夏天了

call me by your name
and i will call your by mine

b站上曾经有一个

小姐姐用手机录的5 fine frokner的发音教学视频

封面和视频的界面是歌词

【好像是网易云的歌词页面】

是横着的要竖屏看,

然后那个小姐姐的id我当时印象是比较古典?古风?五个字左右……我真的记不清了qwq

我完全忘记那个视频叫什么名字了


怎么找也找不到qwq求助
谢谢小天使们qwq
找到就删qwq
谢谢谢谢!!!!!

活受罪长相守自印
25函套红色活长自印
所有自印里最喜欢的一个版本啦啦啦
感谢25出本本给我!!!!!
比心心

活受罪长相守五刷
终于收到了www
特别喜欢砖红色的这个

屿离森时:

 *一发完
*一个安静的双向暗恋
*诗是笔记本上摘录的,可能有错误,我的锅
*我发现我不会用网页版但是划掉这个功能好好玩啊
*等等这是谁的点梗来着……?

闷热的空气翻滚着,在耳边撩起一阵滚烫的风,窗外的蝉鸣声嘶哑而锐利,穿破了厚厚的玻璃,穿梭在图书馆的每个高大的书架间。

德拉科抬起手把一本烫金封面的诗集拿下来,摊开放在桌子上。

午后炽热的阳光挣扎着从郁郁葱葱的树冠间透过,被剪切成细碎的片段,漏在德拉科身上,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。他眯了眯眼,展开羊皮纸,开始誊抄其中一首诗。

潘西沉醉于戏剧的一段时间里很喜欢一个麻瓜作家,几乎强行把他推荐给了身边的每一个人。德拉科对此无感,但是无意...

《飞仔正传》粗感

没有认真细看,没有一字一句放在心上摩挲。

在飞快略过的一句句话一个个词里面,心猛的纠痛。

闭上眼,光和影交错飞闪,忽明忽暗的画面。

是以前的年代特有的粗糙感,
是上个世纪香港台湾那边黑帮火拼的勾心斗角枪林弹雨,
是真的可以放下一切送他去死没有半点犹豫的对自己的不可原谅。

视频里的人走来走去,狭小浴室里水雾朦胧,昏暗灯光下饭桌温馨。

只有死前一分才可以说“一辈子”这种话。

是绝处逢生,是死人突然猛跳起来的心脏。

夜半噩梦中惊醒,唯一的安慰剂是屏息听着身边人平缓均匀的呼吸。

便也觉得世间安好。

“所以往后……就麻烦Daniel哥多关照。”

泪水终于不可控制的喷涌。
放声痛苦。

这会是我一生为之努力的目标,请等...


记不得是什么时候看的《活受罪长相守》了,本来只是在随便找找一篇耽美来看,却在打开文本看到第一段的瞬间静下了浮躁的心。

《活长》是我看过的所有书里面,不管是原耽还是同人,甚至是日常看的课外书或经典名著之类,最爱最爱的一本。

当时第一次粗略的看完了,完完全全的被震撼到。两部分别写的古风和民国的背景,不同于其他我看过的小说,用略带古意的语句却又不会显得做作,感觉很真实,艺术造诣真的非常高,我看过的原耽同人算多,文笔好的不少,但《活长》是真的可以在字里行间看出糖大的文学水平,一字一句都精雕细琢的感觉,对糖大的崇拜之情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啊啊。

《活长》我已经反反复复看了十多遍了,他们的感情我刻骨铭心...

应该重度ooc

小鹿男是个孤儿。
从他有记忆起就一直只是一个人。
也没有很怎么样吧,无非是过着一个人的生活,也不曾与谁同行。
 
他觉得没有什么不好,他走过了很多地方,却没有见过同类,最多是林间的鸟儿兔子,还有穿林过叶的阳光泻了一地,就是他晚上通常睡觉的地方。
 
他喜欢吃林子里的各种各样的野果,没有好看的颜色,咬开之后却是香甜的味道。还有林里的小溪流,每每是寂寥的时候,但就像在跟他玩一样,不经意间转个弯,就能听到鸣水溅溅,而且很好喝,对,好喝,小鹿男固执的认为,好喝才是最重要的。

小鹿男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好像是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,他以为就是如此了,他其实并...

1 / 2

丁大丁大丁大丁大

i dont want to go

© 丁大丁大丁大丁大 | Powered by LOFTER